中式榆木家具

企业家专访 第35期·巢生实验室为生命科学领域初创企业筑下孵化

发布日期:2021-09-12 10:11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企业家专访 第35期·巢生实验室,为生命科学领域初创企业筑下孵化之“巢”

  为助力园区企业品牌宣传、打造企业创新生态,中关村东升科技园推出原创栏目《企业家专访》。以“聚焦成长+赋能品牌”为主题,深入了解企业成长历程、角色定位、企业文化等,并深入挖掘企业需求,提升企业长期发展竞争力。

  本期《企业家专访》栏目特别邀请巢生北京实验室负责人、巢生资本投资人周悦欣博士,分享我国生命科学领域的技术创新发展,解读巢生北京实验室在技术转化路径中所扮演的角色。

  2020年发布的《自然》杂志指数显示,我国生命科学领域整体水平虽然不断进展,但是较国际发展水平仍有一段距离,实力尚需提升。我国生命科学行业长期以来也存在着科研成果的商业转化体系不成熟等问题,究其根源在于早期技术孵化环节的相对滞后。

  结束了近5个月的试运行,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升国际科学园内的巢生北京创新旗舰实验室(Nest.Bio)在今年4月正式投入运行。这是一家生命科学领域的新型实验室孵化机构,是专注于生物医药早期前沿与创新技术项目孵化的投资性综合平台。近年来在波士顿、新加坡以及杭州等地迅速扩张,集投资、孵化、研发于一体,聚焦交叉学科,谋求首创。

  2015年,我国启动药政改革,这为我国创新药产业发展带来了转折点,与创新药产业链紧密相关的生物技术、原料供应、研发与生产外包等领域呈现出迸发之态,源头创新、人才回流成为这一阶段的关键词,正有越来越多富有全球竞争力的技术被研发出来。然而,相比较于海外的成熟技术环境,我国在技术转化机制上仍处于发展阶段,如高校研究成果的商业转换等问题仍十分具有挑战性。此外,生命科学项目所需的专业场地、实验室以及器材,在起步之初就需要高昂的投入。如何将高校学术研究中得出的成果转化为实在且可行的药物?这中间需要做转化的人才与机构来起到“管家”职能,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奥,帮助实现对接,让初创项目走得更快、更稳健。

  从学生时代开始,周悦欣就受到了很多创新技术和创新精神的影响。2017年,周悦欣从北京大学博士毕业,在校期间,她主要研究基因编辑的相关应用,所在的实验室是国内最早做基因编辑相关研究的实验室之一,在硕博连读的第二年里,她就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nature文章。一系列研究经历让她对技术的基础原理和发展方向都有了深入了解。由于在校期间就聚焦于技术的实际应用领域,加之实验室内部的创业精神影响,周悦欣萌生了想要做投资转化相关工作的念头,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够和产业的实际需求和应用结合起来。“我可以看到一个在b轮左右的项目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发展到什么样的规模,并且认识了许多优质的投资机构,对项目的融资节奏以及对接有了很好的经验。”这加强了周悦欣在未来工作中的预见性与前瞻性,为转化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创建于麻省理工学院的巢生实验室(Nest.Bio)落地北京,经过与Nest.Bio创始人和团队的良好沟通,周悦欣加入巢生北京实验室,与团队一起,为我国生命科学领域的高速发展与技术创新提供支持。

  在中关村科学城管委会的支持下,中关村科学城公司与巢生Nest.Bio联合打造了国际化生物医疗创新服务平台,巢生北京实验室依托Nest.Bio的优质资源,围绕生物医药早期创新项目,建设了近3000平米的“国际化”、“现代范”创新空间,除各类实验室的硬件支撑外,还为入住的企业提供专业的商业、财务、法律、知识产权、技术转化以及投融资等孵化增值服务。目前,平台已有13家企业入驻,大多为计算生物学交叉学科或创新的生物技术治疗初创企业,已经成为中关村科学城“新生代”生物医药企业的全新阵地。

  对于引入企业时的筛选和培训机制,巢生对技术创新领域的投入的权重比较大,“我们基本上是创新驱动的筛选模式。在项目领域的分布上,我们希望能够鼓励源头创新和颠覆式的新技术。”巢生以高校科研成果的工业转化为主要方向,去思考企业需要什么样的资源,如启动资金、基础设施及企业人才等,为项目落地实施提供物理空间,做聚拢资源和人才的承载平台。

  以北京的实验室为例,巢生从企业注册落地,再到人员招聘、实验室管理等各环节都配以专业人员进行协助,让初创企业能够更好地启动。此外,以实验室为核心,巢生进行了许多对外合作,与各大跨国药企的创新中心以及国内外各大综合基金、投资机构都有很好的联络关系,并已与部分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帮助进行资源聚拢。

  “我们的核心优势是与顶尖高校、科研院所有深入的合作,我们的前台团队都有很好的科研背景和转化经历,物理空间+投资基金+人才体系等资源的整合,有更好的转化与孵化能力。”周悦欣表示,对于入驻巢生的企业来说,北京的地域优势为企业的各方面发展都带来了助益,海淀区尤甚——源头创新大多来自于高校和科研院所,海淀区上一代的互联网企业在人工智能、算力算法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清华、北大、中科院等高校和科研机构在多个学科国际领先,都能应用于交叉学科研究。选取高校周边区域作为实验室的所在地,有助于在“产业集群”的基础上推动“学科集群”的进一步形成和完善,从社会机构的角色出发,促进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三方更紧密的结合,使学科集群更好地服务于产业集群创新的需要。周悦欣和团队会定期询问企业的需求,在基础的实验和办公服务诉求之外的人才招聘、资源对接、对外合作等方面不断跟进,国内的头部投资机构,大型跨国药企创新中心都曾来参观和访谈过项目,期待能达成更多合作。

  从波士顿开始做第一个实验室,2018年到杭州,2019年发展至新加坡,再到2020年的巢生北京实验室……经历了四年的打磨,巢生对项目发掘和运营的逻辑十分稳定且完善,在此期间持续源头创新生物技术的发掘、转化与服务。“做好对项目的服务是巢生实验室的第一要务。”未来,巢生将进一步建立属于自己的人才库系统,来帮助企业进行对接,并且不断努力积累更多的对外合作,在不同的业务点上为更多企业提供助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湖南逐船逐户摸清底数让禁捕退捕更精准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