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古家具

古典家具城案又重审 法院:建议和解

发布日期:2021-05-15 05:59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审再审,连审五次后又发回重审。新会古典家具城欲收回出租地块新建广场遭4承租户拒绝,此案2012年10月23日新会法院一审,原告新会区中诚物业管理公司解除合同的主张全被驳回(地块使用权人彩艳公司委托中诚物业管理地块及地上建筑物、水电等);2013年3月26日,4案同时在江门中院进行了二审,后判决原告胜诉,推翻一审判决并确认双方《土地使用合同》于2011年7月11日解除,判决生效起5日内被告返还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原告双倍返还履约保证金;3名被告(承租户)不服二审判决,向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2013年7月18日于省高院进行了听证,和解不成,省高院裁定指令江门中院再审。

  2013年11月21日二审重审开庭,江门中院认为,其二审判决在阐述理由方面虽有瑕疵,但处理结果正确,维持二审判决。此后,3名承租户不服此判决,继续向省、市检察院申请监督获支持,2014年10月23日,省检察院向省高院提出抗诉,认为此案二审再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错误,4月16日,该案在省高院再审。

  2015年10月15日,省高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认为本案原一、二、再审判决具有遗漏当事人的严重违反程序的情形,撤销此前三次判决,发回新会区人民法院重审。

  近日,该案重审开庭,原告除中诚物业外,增加彩艳公司作为当事人加入诉讼,庭上双方互掐,一方称古典家具城是“擅自改变土地用途的违法商业项目”,一方称出租地厂房是“未经审批的违建”,审判员在庭审结束时告知双方,长时间诉讼已是两败俱伤,建议通过协商解决。

  2009年11月,争议地块被出租给4被告使用15年,约定使用期内,“因政府城建规划需要或其他原因导致甲方须提前收回土地及附属建筑物的,甲方须提前一个月通知乙方,乙方应服从甲方的需要将土地及建筑物退回给甲方;甲方按双倍履约保证金退回给乙方。”此前多次庭审,原告坚持认为是政府的改造要求才导致其需要收回土地进行改造,这个原因属于条款约定的“其他原因”范畴;被告方则认为,原告提供的多份文件皆是其主动向政府征询意见,并不是指令性的具体行政行为,更不具有行政强制效力。

  彩艳公司作为新增当事人,本次庭审提交了多份证据,包括《关于中国古典家具之都文化产业园选址的规划意见》《关于同意广东新会古典家具文化产业城项目开展前期工作的复函》《广东红木古典家具文化产业园效果图》,用以证明政府部门在大泽镇莲塘工业园规划了6000亩地作为中国古典家具之都文化产业园,要求第三人根据规划方案抓紧开展项目工作;同时还提交了《征询函》《关于新会古典家具城厂区规划方案事宜的意见》,用以证明江门市城乡规划局新会分局认定新会古典家具城厂区原批准的规划方案至今仍然有效。

  被告则认为,古典家具城项目是彩艳公司自主启动的商业项目,不是因客观原因迫使其被动启动的项目,无论彩艳公司的项目申请是否获得审批,都不会改变其属自主启动的商业项目,不属政府强制项目的性质,“原告未能进一步提供该项目合法、有效的规划方案和政府强制性指令文件,不可能导致原告必须提前收回土地及附属建筑物”,古典家具城项目与民生实事即公众利益无关,“该项目是纯私营商业项目,依法亦不可能由政府采取行政强制手段”。

  庭审时,双方互指对方项目和建筑违法,被告方称“原告诉称的古典家具城项目是违法的商业项目”,“该地块的用途为工业用地,将工业用地改造成古典家具城商业项目明显违法”,“原告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便擅自动工建设古典家具城明显违法”;“由于古典家具城项目是非法项目,故原告无权以建设该项目为由要求解除合同返还土地和附属建筑物,更无权要求赔偿损失”;原告方称,出租土地上的厂房同样没有走正规的报建流程,是违规建筑。彩艳公司庭上辩称,古典家具城项目是已获审批的广东红木古典家具文化产业园的组成部分,并不违规。

  此次再审,原告方提出,被告占用该广场造成其经济损失高达13248175.98元,其中,由于争议地块建筑物占用了广场导致其租户拖欠租金,其已向应收取租户租金的广东新会古典家具城有限公司进行了高额赔付。

  对此,被告方认为,原告在原一审、二审、再审时声称,其要求返还的土地及附属建筑物所位于的古典家具城中央广场,是只有社会效益并无经济效益的公众广场,“既然原告认为没有经济效益,何来经济损失?”且被告方是否占用广场与其他租户是否拖欠租金、管理费、水电费以及利息,两者之间并无任何因果关系和必然联系。

  从承租时荒凉的地块,到如今日趋兴旺的古典家具城,承租户们的入驻和家具城的兴旺有着密切的联系。庭审时被告方称,原告缴交的土地使用费仅为每月2.8元/平方米,现古典家具城向租户收取的一楼租金已高达50元/平方米,两者相差18倍之巨。但是,在被告方投资不到—年半(合同期共15年)时,原告就提出以支付8000元的代价提前收回土地及被告所投资建设的建筑物厂房,这是造成双方利益难以协调的主要原因,这样一则合同纠纷,多年来诉讼不断、一审再审,判决结果反复推翻。庭审尾声,审判庭询问双方是否愿意接受调解,双方皆认可。此案经历长时间诉讼已是两败俱伤,能否协商解决,本报将继续关注案件进展。